不要忘记吃药

别紧张,我不是什么好人

 

[昊宇/峰宇]正经人

昊宇/峰宇,RPS注意,NTR注意,前者占大头,后者是重点,看清tag,混乱邪恶,被雷到概不负责。

BGM:↓


(一)

刘昊然抓起杯子猛灌了一口水,又转过头去看自己的军训伙伴。他正皱着眉站在阳光底下接受教官的呵斥,似乎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样子,白衬衫已经湿透了,一滴汗从他额角落下来,在阳光下面晃晃悠悠地反着光。

他又盯着看了会儿,把手里的杯子放下,趁教官不在的功夫走了过去。白衬衫的男人顶着大太阳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眼睛睁得大大的,像是在问他要干嘛。

“你这个姿势不对,”刘昊然观察了一圈,没有看到教官的身影,凑近了鬼鬼祟祟地说,“手要这样,”他拨了拨对方保...

  262 31

[陈深x苏志文]金缕衣(下)

前篇:

[陈深x苏志文]金缕衣(上) 

[陈深x苏志文]金缕衣(中)

bgm(不知道为啥系统拒绝给我贴音乐播放器,so sad):

http://www.ximalaya.com/44593048/sound/23099148/


(八)

陈深一手抓着徐碧城一手被拦住的时候,觉得自己无论是情场还是职场都十分失意,不由在心里默默骂了句娘。

那天苏志文早上偷偷摸摸地从他家里溜走以后,就一直有意无意地躲着他,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他;没过了几天,唐山海夫妇一声不吭地跑出来用电台传递消息给军统方面,老毕动用了日军的通讯车和几乎一整个行动处的人出来抓他们,要不是他来得快,现在他...

  84 15

[陈深x苏志文]金缕衣(中)

前篇:[陈深x苏志文]金缕衣(上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四)

这顿饭陈深吃的食不甘味。他环顾了一下饭桌,估计大部分人都吃的不怎么开心,除了苏三省。陈深盯着他乐呵呵吃饭的模样看了一会,觉得待会儿准没好事。

“好事”很快就来了。毕忠良慢悠悠地吃完盘子里最后一口菜,仔细擦了擦嘴,抬起头来:“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吧?”

陈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嘴里含着半口汤含含糊糊地问道:“你又要干嘛呀老毕。”

“吃完了大家就跟我走,”毕忠良没理他,“我带大家去个地方。”

陈深跟在毕忠良旁边踢踢踏踏地走着,心里飞快地盘算着这是要去哪。毕忠良看着他那副没正行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,伸腿踢了他一脚:“你给...

  64 8

[陈深x苏志文]金缕衣(上)

[陈深x苏志文]金缕衣


我亦飘零久,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。

陈深x苏志文,非常ooc。改了一些设定,唐山海和徐碧城是一对,苏先生没有和沈碧云结婚,只是他家的钢琴老师。

 主要时间线贴麻雀。


(一)

米高梅的晚上总是比别处要热闹些。仿佛外面连天的炮火根本与这一切无关一样,黄包车从街上匆匆跑过,人群里满是挤挤挨挨的笑闹声,门口霓虹灯的光照旧在潮湿黏软的空气里浮动着。陈深穿过舞池里满溢的笑声和浮动着的香水气味,隐约听见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阵断断续续的钢琴声。他顿住了,四下张望着,微微皱起了眉。

“陈深!陈深!过来!”一个声音远远地响起来。他抬起头看了一眼...

  66 4

[张启山x苏志文]江海

故人江海别,几度隔山川。

张启山x苏志文,全程胡编乱造,非常ooc。打人不打脸。


(一)

这是张启山来上海的第一天。天气已是冬日,空气里飘着某种黏腻而潮湿的冷气,湿漉漉地落在肩膀上。窗外的云灰沉沉地坠着,一副欲雨不雨的模样,倒比长沙的天气看上去还要令人厌烦几分。

张启山啧了一声,换了个姿势,有些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,身边的副官啪的一声站直了,旁边的章妈吓得手一哆嗦,盘子整个摔到了地上。

“您别怕。”副官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哆哆嗦嗦俯身去捡盘子碎片的女人,笑道,“我们佛爷就想问您一声,沈夫人什么时候回来?家里可还有什么当家的人?”

“我……”章妈...

  78 17

© 不要忘记吃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