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忘记吃药

别紧张,我不是什么好人

 

[昊宇/峰宇]正经人

昊宇/峰宇,RPS注意,NTR注意,前者占大头,后者是重点,看清tag,混乱邪恶,被雷到概不负责。

BGM:↓

  



(一)

刘昊然抓起杯子猛灌了一口水,又转过头去看自己的军训伙伴。他正皱着眉站在阳光底下接受教官的呵斥,似乎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样子,白衬衫已经湿透了,一滴汗从他额角落下来,在阳光下面晃晃悠悠地反着光。

他又盯着看了会儿,把手里的杯子放下,趁教官不在的功夫走了过去。白衬衫的男人顶着大太阳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眼睛睁得大大的,像是在问他要干嘛。

“你这个姿势不对,”刘昊然观察了一圈,没有看到教官的身影,凑近了鬼鬼祟祟地说,“手要这样,”他拨了拨对方保持着敬礼姿势的手,又用脚尖踢了踢对方的鞋子,“还有脚。”

“啊?”马天宇眼睛睁的更大了,似乎有点不明白的样子,声音被太阳晒得焦渴而柔软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练过。”刘昊然翻了个白眼,亲自上手摆弄对方僵硬的手腕,托着下巴看了半秒,又伸手去扶对方的腰。对方似乎有点怕痒,瑟缩着躲了一下,刘昊然啧了一声,“要摔了——站稳点儿啊,马老师。”

“啊?——哦,”对方这才如梦初醒地换了一个姿势,果然舒服多了,“是这样吗?”

高个子的男孩子肯定地点了点头,小声贴着他的耳朵道:“这下教官总不会再给你加课了。”

对面的人松了口气,似乎有点高兴的模样,眼睛在太阳低下泛着湿漉漉的、欢快的水光,看起来更年轻了:“太好了——谢谢你啊。”

刘昊然把手放在嘴唇上作了一个禁声的动作,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来,虎牙在阳光下微微地发着光:“加油哈。”

马天宇在他身后飞快地眨着眼睛向他示意,笑得露出一排细小洁白的牙齿来。刘昊然又盯着他在阳光下晒得发白的脸看了一会儿,转过身踢踢踏踏地走了,心里琢磨着确实挺显小,不然导演怎么能让他来演自己的弟弟呢。

 

他把帽子盖在脸上,坐在树荫下发了会儿呆,隔壁组的哥们跑过来跟他搭话:“你的搭档呢?”

“在加课呢,”他伸手往后面一指,“就在——哎?人呢?”

场地被太阳晒得发白,本来站着个人的地方如今空空如也,只有热风吹着黄土满地乱跑的影子。

他向来人摊了摊手:“不知道去哪儿了。”

“跟你一组的人是谁啊?”来人嘻嘻哈哈地挨着他坐下,问道。

“马天宇,”他想了想又飞快地补上一句,“——老师。”他说着也露出点好笑的表情来,“你知道吗,他演我弟。”

那哥们瞪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,瞠目结舌道:“你们组真牛逼——不过马老师还挺显小的哈,”说着嘻嘻哈哈补刀道,“不像你,显老。”

“滚滚滚,”刘昊然作势踹了他一脚,“我听他助理说他刚知道的时候差点被吓死——”

“你们说什么呢?”一个声音插过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,做贼心虚的两个人啪一声坐直了,异口同声道:“马老师好!”

“你们……”手里端着两个碗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们一遍,狐疑道,“是不是在说我什么坏话呢?”

两个人齐齐把头摇的飞快,对方眼里的疑虑更重了,不高兴地扁了一下嘴,但没有说话,挨着他们坐下了,把手里两个碗递过来:“喏,刚刚场记在那边发绿豆汤,给你们带了两碗,下下火。”

刘昊然毫不客气地接过来一饮而尽,隔壁组的哥们犹豫了一秒也接过来喝掉了。马天宇用某种“慈爱”地眼神看了他们一眼,笑眯眯地开口了:“年轻人火气真大——还要么?”

这人怎么这么嘴欠啊,刘昊然这么想着,用袖子抹了下嘴:“你怎么不喝?”

“……”衬衫湿透的男人眨了眨眼睛,不知道是畏光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地皱了皱眉,小声道,“我哪知道你们有两个人啊……”

他说完这句话,还没等刘昊然心里不好意思的情绪酝酿起来,就一下子跳了起来把他们手里的碗夺过去,用活泼的语气说:“知道你们年轻人火气大,我老人家让着你们~”他往后跳了半步,又笑道,“你还喝不喝啊?”

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,汗水从他下颌滴下来,划过颌角那颗浅色的痣滴在衬衫上。他脸上带着非常活泼而生动的表情,像是刚长出来的树苗一样活泼而充满生气。

“好啊,”刘昊然托着下巴看了一会儿,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我还要。”

 

(二)

片子正式拍摄的时候比他想象得还要苦得多。刘昊然在横七竖八挖着战壕的河岸边上跑了一上午,终于有机会坐下来喘口气的时候,看到马天宇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了。

“昊、昊然,”灰头土脸的男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喘着气道,“快,给我让个地儿。”

刘昊然被吓了一跳,扶着他的手臂让他坐下:“怎么了?”

马天宇捏着他的手腕,喘着气看了他一会儿,眼角都是红的,看起来像是疼狠了。他眨了眨满是水光的眼睛,半晌才软绵绵地开口道:“……扭着脚了。”

“……没事吧?”他也不好意思笑出声来,“有没有让人看——唉?你哭了?”

“啊?没有啊?”男人灰头土脸地看着他,茫然地说,“——哎哎哎你干嘛?”

刘昊然突然凑近了,一手扳过他的脸,一手扶着他的肩膀,仔细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。对方的眼睛湿漉漉的,眼角因为熬夜微微泛红,低着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,声音也垂头丧气、软软糯糯的,看起来确实是有点像是哭了样子——然而并没有。

“我还以为你哭了呢,”刘昊然松开了他,笑得露出虎牙来,“不好意思啊天宇哥。”

“你个小屁孩,谁哭了。”他嘟嘟囔囔作势要踢他,结果扭到了受伤的脚,一下子疼得脸都扭曲了,眼睛比平时看起来更湿漉漉了。

“这么严重啊?”刘昊然的脸也跟着皱了起来,“有没有人给你看过啊?你的助理呢?”

“马上,马上就到……”马天宇疼得撕了一声,“哎哟卧……塞,疼死我了。”

倒是还记得讲文明树新风,挺有意思。刘昊然低着头笑了一声:“把鞋脱了我看一下。”

“不是吧,”对方本来就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,“你还会当医生?”

刘昊然啧了一声,抬起一点下巴看他:“你脱不脱,不脱我动手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马天宇隐隐觉得这段对话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,又对上对方无比严肃认真的眼睛,生怕他真的自己动手,嘟囔了一句,乖乖地弯下腰,“这么凶干嘛……”

“我看看。”少年微微蹲下身去,马天宇不安地动了一下,没来得及躲开,被一把抓住了脚踝,“伤得倒是不重。”

脚踝那里微微肿起了一点,并不是太严重,仍旧一只手就可以握得过来;不知道是身体不好还是什么缘故,对方常年不见天日的苍白皮肤居然在炎热的夏天微微泛着凉气,摸上去又冰又滑,被他指尖的温度烫得瑟缩了一下。

“这么冷啊?”少年抬起头看了对方一眼,又在微微肿起的伤口上轻轻按了一下,“不是生病了吧?”

“不是……哎呀你别按了,”马天宇低着头,头发下面的耳朵尖都红透了,声音有点发抖,“别动……”

“啊?”少年把力道减轻了一点,诧异地问道,“疼吗?”

“不是……哎呀,”他的耳朵更红了,用带着点笑的气音喘了口气,往旁边躲了躲,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又有点想笑,“你别……好痒啊……”

他又往旁边躲了躲,好不容易躲开刘昊然的手指,抬起头来,眼睛都有点红了,里面满是水光,像是在努力忍笑,声音听起来更软了:“不是,好尴尬,你别碰了……哎,我助理来了。”

马天宇如蒙大赦,赶紧把他推开,招呼助理过来。助理手里拿着一卷绷带,把他的裤子又卷上去一点,简单处理了一下,又仔细地把他的脚和脚踝缠起来。少年站在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,对方的小腿因为长久地不见天日而分外苍白,又细又长,像是一只手就能握得过来。阳光落在他乱七八糟的头发上,顺着落满灰尘的脸最后落在他眼睛里。他看上去还有点尴尬,眼神不住地到处乱瞟着,手指在石头上滑来滑去,嘴唇紧抿着,努力防止自己笑出声来。

原来是真的怕痒啊,他盯着对方因为忍耐而满是水光的眼睛这样想。

刘昊然很快被叫走补拍之前的一个画面,一拍就是断断续续一个下午。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才终于歇了下来,又看到马天宇慢吞吞地朝他走过来。

“累死我了,”他瘫倒在尚有余温的石头上喘着气冲刘昊然招手,“你拍完了吗?”

“今天的拍完了。”他老老实实地挨着对方坐下,“你的脚好点儿了吗?”

“没——有——”他拖长了调子抱怨道,一张好看的脸都皱了起来,夕阳的余晖落在他的脸上,“你快过来,给我靠一下——”

他嘟嘟囔囔地念叨着什么,把头靠在少年身上,舒服地叹了口气:“终于能喘口气了——你怎么长这么高啊。”

“天生的。”少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得意地挑了挑眉毛,又问道,“你伤的严重吗,不然跟导演说一声,让你歇一天。”

“没事儿——”他拖长了调子哼哼唧唧道,“我这是瞎白话呢,也就跟你偷偷地抱怨一声,你可千万别让导演知道了啊。”

少年长久的沉默,半晌才用某种非常轻快的、带着笑意的声音回道:“好嘞。”

他是不一样的。他在心里非常快乐地想——尽管他不知道这种快乐从何而来;他也不想知道。

他们静静地坐了会儿,马天宇在他身后发着呆,过了会儿突然问道:“现在几点了啊?”

“快六点了,”刘昊然随口答道,“你有什么事儿吗?”

“啊?我没事儿啊。”马天宇心不在焉地回答道,他换了个姿势,汗湿的短发末梢扫过少年的脖子,带来微微湿润的痒意。刘昊然不自在地动了动,感觉像是有一根细小的羽毛一下一下地刮擦过他的心口。马天宇啊了一声,像是有点恍然大悟一样的:“你没有洁癖吧?”

刘昊然“嗯?”了一声,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。

“我是说,我这么靠着你你是不是觉得不自在啊?”他艰难地撑起半个身子来,“实在对不住,我刚才太累了,忘了问你——”

“我没有啊。”少年把人又往自己肩膀上按了按,硬邦邦地说,“你靠着吧。”

“真的?”马天宇眨了眨眼睛,肩膀被按着,嘴里倒还是絮絮叨叨的,“你别骗我,我没事儿的,你要是觉得不自在了……”

他的话音突然顿住了。刘昊然又“嗯?”了一声,问道:“怎么了天宇哥?”

回答他的是肩膀上陡然一轻的触觉,和男人用力推开他握着的手臂的力道。马天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,用一种完全不像是受伤了的速度飞快地向前跑去,穿过歪歪扭扭的战壕,险些摔倒在地上,然后被一双手扶助了。

“峰峰!”他被人扶正了半搂着,脸上露出纯然的笑意来,眼睛亮晶晶的,看起来开心极了,整个人没骨头一样地靠在对方身上,拖长了调子哼哼唧唧,“你怎么才来啊……”

哦,原来刚才真的是在等人啊。刘昊然盯着来人那张非常眼熟的脸看了一会儿,又低下了头去,把空空荡荡的手慢慢收了回来。

 

(三)

刘昊然第二天到了片场,坐在树下喝了半碗茶,才看到马天宇和李易峰黏黏糊糊地从车里下来,一路上嘻嘻哈哈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“早啊昊然~”马天宇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,连黑眼圈都比昨天淡了一点,一蹦一跳地跟他挥手打招呼,“你来这么早啊?”

“早啊,”他站了起来,眼神从李易峰的脸上飘过,最后慢慢落在他的脸上,“天宇。”

“叫什么呢,没大没小。”马天宇没心没肺地作势捶了他一下,“小屁孩。”

李易峰一副憋笑的样子,刘昊然脸都有点青了。他撇了撇嘴,把手里的杯子往下一放,转身一声不吭地走了。

果然没过几秒钟,马天宇跟在身后追了过来,不住地叫他的名字,嘴里嘟嘟囔囔:“不是吧,这也生气?我叫峰峰小屁孩的时候他也没生气啊,现在的小孩子脾气怎么这么大……”

刘昊然忍无可忍地转过身去:“马天宇!”

“哎呀好了好了我错了,”马天宇赶紧凑过去,顺势抓住他的手,“你别生气了,这有什么可生气的?以后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行不行?”

马天宇的手也是冰冰凉凉的,一副身体不好畏寒的模样,握上去并不柔软,手心里还残留着陈年的老茧。然而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的气一下子就消了大半。他转过身去看着对方,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里面盛着湿润的水光,看起来委屈而不解,显然是真的不明白这有什么可生气的。

他的气一下子全都消散得无影无踪了。他有什么可生气的?他自己都不知道。他叹了口气,拍了拍对方握着自己的手,摇了摇头。

“小孩子家家的,皱着眉头叹什么气啊,”马天宇不解地嘟囔了一句,又凑近了睁大眼睛看着他,“黑眼圈挺重啊,昨晚没睡好?”

“你……”刘昊然吓了一跳,想说你别靠这么近,又觉得有哪里不对,干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,“你脚上的伤好点了吗?还需要再缠绷带吗?”

“啊?”男人眨了眨眼睛,似乎对他话题转换这么快还有点不适应的样子,但是很快笑了起来,亲昵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你还知道关心我啊?”

少年别别扭扭地哼了一声,眼角的余光瞥到在一边东张西望的李易峰,似乎有点不耐烦地跺了跺脚——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更好了。

“我好多啦,”对方轻轻地晃了晃受伤的脚,又跳了一下以示健康,笑眯眯地说,“今天早上峰峰已经帮我把绷带缠好啦。”

“嗯?”少年愣了一下,不由自主地跟着对方睁大了眼睛,“你们住一起啊?”

“啊?没有啊。”马天宇梗了一下,眨了眨眼睛,非常自然地说,“他就住我隔壁,今天早上过来串门来着。”

刘昊然又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会儿,总觉得他看上去有点心虚。不远处的李易峰已经在扯着嗓子叫他的名字了。他回头应了一声,欢快地冲刘昊然摆了摆手:“那我先过去啦,待会儿见啊昊然~”

他欢欢喜喜地转过身朝李易峰跑过去了,连头也没有回。刘昊然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才慢慢转过身,心想我也住你隔壁啊,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

马天宇特别没心没肺,中午休息的时候又远远地跑了过来,怀里抱着个保温水壶,老远就开心地冲他挥手。

“我给你带了好东西,”马天宇挨着他坐下,神神秘秘地小声说,“你猜?”

刘昊然上下打量了他一圈,假装没有看到他怀里抱着的水壶,很配合地摇头:“猜不到。”

“那边在发冰镇酸梅汤呢,”马天宇非常欢乐地把怀里的水壶推过去,“我知道你们这边没有,就给你带过来一点。”

他的脸上满是汗水,额角的汗顺着脸颊滑下来,连鼻尖都是细密的汗珠;然而他看上去开心极了,眼睛非常亮,笑得微微弯起,阳光明晃晃地落在里面。

“你不热啊?”少年干咳了一声,把手边的毛巾塞过来,“擦擦汗。”

“你用过的啊?”对方睁大了眼睛,嫌弃地推了推他的手腕,“我不要。”

刘昊然粗暴地伸手在他鼻尖抹了一下,沾了一手的汗,又作势去捏他的脖子,威胁道:“你用不用?”

“哎呀别闹,”马天宇笑着往旁边躲,他似乎特别怕痒,笑得有点喘不过来气,“我用,我用还不成吗。”

少年满意的把手收回来,马天宇的脸都红了,眼睛又湿又亮,还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样子,眼角被热气熏得通红。

 

他们下午拍会师的那场戏,算是他们在这里的最后一场,主要是所有人抱作一团在一起欢呼。这场戏跟别的比起来要简单得多,至少每个人脸上都是干干净净的。他和马天宇的队伍是一道来的,本来自然应当抱在一起的;结果他们拍第一幕的时候,本来负责报喜的李易峰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钻了出来,趁着人群乱糟糟的时候挤开他插进了他和马天宇中间,一把搂住马天宇的腰,歪着头冲他笑了一下。

刘昊然被这种不要脸的态度深深震惊,偏偏导演还在旁边非常满意:“很好,易峰就在中间,这样可以恰到好处地体现工农红军一家亲的意义。”

“好啊好啊。”马天宇没心没肺,在旁边连连点头,笑得开心极了。

这场戏拍了好几遍,刘昊然也被李易峰搂着肩膀笑了好几遍,有那么几次他甚至一手紧紧地搂着没心没肺大叫的马天宇,一手远远地伸过去故意去搂刘昊然的肩膀,脸上露出不可名状的笑容来。等终于拍完的时候,他如蒙大赦,拨开人群躲到了一边,和其他组的哥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。没过了一会儿,马天宇踢踢踏踏地跑过来了,脸上满是笑意,看起来非常高兴。

“这么高兴啊。”刘昊然用某种他自己都没察觉的语气哼哼唧唧道,“刚打完三河坝战役,我们两个刚刚抱头痛哭完——”

“哎呀你这个孩子,”马天宇作势打了他一下,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,“我活着回来了,主席都笑了,我为什么不笑——”

旁边那哥们儿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、没心没肺的大笑声,他们两个人愣了一下,马天宇不知道被戳中了哪个笑点,也跟着笑得弯下了腰,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“我,我刚刚,刚刚会师那个镜头,”他一边笑一边喘着气说,一手拉着刘昊然,一手跟旁边的人说话,笑得连脸都红了,“我刚刚看他不笑你知道吗,我都想伸手去挠他——”

你倒是挠啊,刘昊然心里酸溜溜地想,心不在焉地接口道:“我刚刚被人挤的你知道吗,挤成一团了,李——李老师就那么冲过来挤着我,把我使劲儿往旁边挤——”

“我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马天宇不知道怎么回事,再次被戳中了笑点,拉着他的手几乎笑昏过去,“我代李易峰老师给你赔不是啊,哈哈哈哈……”

刘昊然撇了撇嘴,心里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更不爽了。

 

李易峰就像一根阴魂不散的尾巴,没多一会儿就找了过来。马天宇本来拉着他笑得前仰后合,看到他来了立马松开手,像软骨头一样无比自然地靠了过去,整个人趴在对方身上,手从肩膀上绕过去拉住了李易峰的。李易峰无比自然地反手握住他的,眼神往旁边瞟了一眼。

刘昊然感觉更生气了。

他们两个不知道嘀嘀咕咕在说些什么,时不时就跟旁边的人唠叨几句,没一会儿就有好几个人又插了进来参与他们。李易峰不知道说了什么,马天宇把脸一黑,作势去掐他的脖子,对方配合地往后仰,结果他没半秒钟就又破了功,歪着头笑摊在李易峰肩膀上。

刘昊然把脸扭到一边跟旁边的人说话,等到他回过头来的时候,正听到马天宇断断续续的声音:“……这个完全不认识。”

???说我吗?刘昊然对上对方笑得几乎无法聚焦的浅色瞳孔,下意识顺着他的语气反问道:“你哪位?”

“哎呀,”马天宇撇了撇嘴,用力拍了一下李易峰的肩膀,发出不小的动静,“我说他。”他又埋着头笑了一会,把手从李易峰肩膀上撤下来,看着刘昊然拖长了调子找补道,“我也不认识你——”他一边说一边鞠躬,作势伸手要去跟他握手,“初次见面,请多多指教,刘老师你好,你好……”

刘昊然一边跟他握手一边配合他的演出,旁边的黄老师差点笑晕过去。

这人怎么这么能闹啊,刘昊然拉着他的手一边念叨“马老师你好”,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想。

 

(四)

“李易峰你起开,”马天宇一个人懒洋洋地瘫在酒店的大床上,挣扎着想推开压在身上的人,“你怎么这么重。”

“不重啊,”李易峰伸手过去捏了一下他的脸,“昨儿你给别人压着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喊重啊。”

“啊?”被他压着的人睁大了眼睛,撑起半边身子看着他,看起来非常茫然,“没有啊?你说什么?”

“那个小孩儿。”

“哦你说昊然啊,”马天宇又躺回去了,“那不是人家压着我,是我借人家肩膀靠一下好吗,昨天差点累死,腿都要断了。”

“昊然,”李易峰拖长了调子,酸溜溜地学着他们的样子喊道,“天宇——”

“哎呀你这人怎么回事,”马天宇伸手软绵绵地拍了他一下,没用什么力气,“你也能这么叫啊,也就是你,整天连名带姓地——”他说到一半突然坐了起来,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,“不是吧李易峰,你连小孩儿的醋你都吃啊?”

李易峰往旁边一躺,装死。

“不是吧你,”马天宇有点好笑地去拉他的手,“人家还是个小孩子呢,你怎么什么醋都吃。”

李易峰躲开他的手,又往旁边挪了挪,散发出明显的“我不高兴”的气场。

“你够了啊老李,为老不尊,”马天宇打了个哈欠,又去抓他的手,“人家还小呢,在片场还叫你李老师——有你这么当老师的吗。”他顿了顿,终于抓住了对方的手,跟他十指交握,“再说,你对我就那么不放心啊?我看起来像是会随便对小孩子下手的人吗?我可是个正经人——”

行吧,你是。李易峰腹诽了一下,翻过身去亲了一下对方的脸颊,义正言辞地控诉道:“我也比你小。”

“哎呀,你……”马天宇愣了一下,脸一下子红透了,“你这个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对方凑过去又亲了他一下,这下他的耳朵尖都红了。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被对方凑上来的亲吻尽数堵了回去。


第二天一大早,李易峰听到门铃声,叼着牙刷去开门,以为是助理送来早餐,一打开门就跟门口的人大眼瞪小眼,沉默地对视了半晌。

“天……呃,李老师早上好。”刘昊然茫然地抬起头看了看门牌号,“我找错房间了不好意思。”

“你没找错。”李易峰压抑着心里的惊涛骇浪,面色平静地开口道,“这是马天宇的房间。”

“啊?”少年茫然地挠了挠脑袋,“李老师今天也来串门吗?”

“哦,是啊,”李易峰心想这他妈可太尴尬了,面上仍旧是四平八稳的,“你也来串门吗?”

“不是,”少年晃了晃手里的包,“天宇哥的东西,昨天落在片场了,我昨儿晚上给拿回来的,想着太晚了就没来打扰。”

“哦……”李易峰拖长了调子应了一声,心想得亏你昨天晚上没来,无比自然地伸手把那个东西接过来,“给我吧。”

“啊?”少年懵懵地把东西递过去,伸长脖子往里面看了一眼,“天宇哥呢?他出去了吗?”

“唔?啊,”李易峰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,想着怎么把这小子糊弄过去,听到里面传来迷迷糊糊的声音:“峰峰,谁啊?”

“嗯?”门口少年诧异的眼神连收都收不住了,“天宇哥还没起啊?”

他还有半句话被吞了下去,没说出来——那您来串个什么门儿啊李老师?

李易峰看了看门口目光灼灼的少年,又瞥了一眼刚从床上爬起来、头发乱七八糟的男人,心想,这他妈可太尴尬了。

 

(五)

发布会过后,刘昊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过马天宇。他们再见是在上影节的后台,男人一边玩手机一边化妆,从镜子里看到他的时候松开一只握着手机的手,无比自然地从镜子里对他招了招手,笑道:“好久不见呀昊然弟弟。”

刘昊然从镜子里盯着他看,他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了,细碎的灯光在他眼睛里一晃一晃。他眨了眨眼睛,唇角弯起一线细小的弧度,无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。

这人怎么这么没心没肺呢,少年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,敷衍地挥了挥手。

 

刘昊然坐在那儿化妆,没一会儿,马天宇收拾好了自己,欢欢喜喜地凑过来了:“你怎么了,不高兴吗?”

“唔,”少年瞥了他一眼,觉得他的西装还挺好看,“没有啊。”

“你又怎么了呀,”马天宇作势推了他一下,“好好的为什么生气啊,我又没招你——我们都多久没见了。”

你也知道啊,少年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。过了一会儿,他被马天宇灼灼的目光盯得浑身发麻,转过头来看着他,化妆师手一歪,差点把眉毛画偏了。

“我昨天……”他琢磨了一会儿,怎么能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一点,最后别别扭扭地开口道,“你昨天晚上挂我电话来着。”

“啊?”男人茫然地睁大了眼睛,“我没……”

他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,梗了一下,有点心虚地缩了缩脖子:“我应该……没有吧……”

昨天晚上他正和他家小祖宗在一起,被折腾了大半个晚上,这么一想的话,似乎弄到一半确实听到有电话打进来,然后被李易峰给掐掉了。

“啊……”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对方一眼,头都心虚地垂下去了,“那可能是我昨天晚上睡蒙了,不小心按掉了吧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哎呀好了,我知道错了,你不要生气,”马天宇脸皮特别厚,心虚来得快去得也快,很快就又黏黏糊糊地凑上去扯了扯对方的袖子,笑眯眯地开口,“我待会儿请你吃饭,让你挂我一百次电话,好不好?不要生气了,气性怎么这么大呢。”

刘昊然默默地从镜子里看着对方笑得弯起来的眼睛,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没心没肺呢。

 

马天宇做贼心虚,一直到登台的时候还在啰啰嗦嗦地跟他道歉,并表示待会儿走完红毯就请他吃饭,最后还是刘昊然先忍不住了:“你不怕胖啊?”

“啊?我不怕啊,”男人无辜地眨了眨眼睛,“我最近瘦了好多。”

那倒是。刘昊然飞快地打量了他一圈,发觉他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又瘦了好些,连眼睛都看起来瘦得更大了,西装裤下面露出一小截又细又白的脚踝,看上去瘦得有点可怜。

“那说好了啊,”刘昊然琢磨着开口了,“待会儿去吃饭——你多吃点,我少吃点。”

“好啊好啊,”男人笑眯眯地跟在他身后,“我请你去吃酸菜鱼火锅,我跟你说,我知道有一家……”

他们这样黏黏糊糊断断续续地交谈着,一直到上了台还在小声说话。过了会儿,刘昊然捂着嘴凑到他耳边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啊?”

“我比你早了半个小时,”对方压低了声音轻快地回答道,“我刚刚在后台见了好多人——哦哦我跟你说,华哥这次头发剪得好短啊。”

“唔,”刘昊然在脑子里快速地搜索了一遍,忍不住问道,“你没见到李老师啊?”

“没有啊。”马天宇眨了眨眼睛,无比自然地说。刘昊然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,判断不出来对方是不是在撒谎。

“嘘,”马天宇把手指竖起来贴住嘴唇,小声道,“镜头要照过来啦。”

 

红毯和采访结束后,他们一群人逐渐散场了。马天宇在会场里又溜达了两圈,跟几个老朋友打了招呼,没见到李易峰,低下头去给他发微信:“峰哥我散场了跟朋友先去吃个饭哈,吃完了待会儿去找你~”

他刚把手机收起来,刘昊然就冒了出来,远远地冲他打招呼:“你一个人在这儿干嘛呢,走不走啊?”

“啊?”他呆呆地看了对方一眼,恍然大悟一样的哦了一声,“走啊。”

刘昊然心情很好地笑了一下,露出标志性的虎牙来,大步朝前走去。他走得飞快,马天宇愣了一下才赶紧晃晃悠悠地跟上去:“唉你等等我啊昊然——”

刘昊然穿过拥挤的人群,灯光璀璨地落在他身后。他瞥了一眼人群,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,无比自然地把手往后伸了伸。

“你等我一下——”马天宇小声叫着跟在身后,自然地伸过去拉住他的手,一边走一边不住地回头跟其他朋友打招呼,“……啊实在不好意思呀,我这就要回去拍戏了呀,我们回头……”

马天宇的手仍旧是泛着点凉气的,并不十分柔软,手心里带着陈年的老茧,但是摸上去非常舒服。刘昊然不动声色地握紧了对方的手,往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瞥了一眼,心情很好地弯了弯嘴角。

角落里,李易峰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点,眼神从人群里收了回来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摸出手机伸手飞快地打了一行字,又转过身去跟旁边的人聊天去了,嘴角露出一点放松的、微末的笑意。

END

 马老师一说话我就想给他打波浪号,我一定是被他的微博给洗脑了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我真是一个啰嗦的人……这么点屁事儿都能写一万多字……

其实我是一个本质混乱邪恶的人,我觉得浪得不得了的人设非常带感,但是写不出来……还有腿肉真的好tm难吃啊我再也不写了……

  262 31
评论(31)
热度(262)

© 不要忘记吃药 | Powered by LOFTER